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延长石油腐败窝案扩大化 多名高管正被调查

2018-12-08 12:13:33
延长石油腐败窝案扩大化 多名高管正被调查 从2012年4月底开始,延长石油集团及下属的油田公司、管道公司、炼化公司、延安炼油厂等多个子公司的多名高管,陆续被西安市检察院反贪局带走调查,至今未归。此外,被传去问询者亦不在少数,部分已经被免职。 “这是一个系列案件,”西安市检察院宣传处处长张柱军向记者证实,“目前正在进一步侦查,还没有终结论。” 延长石油腐败窝案由西安市检察院承办。 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是中国拥有石油和天然气勘探开发资质的4家企业之一,也是“中国的百年石油企业”。延长石油的业务涉及油气探采、炼油加工、管道运输、装备制造、工程施工、金融保险等领域,子公司30余个,是中国西部地区规模的省属企业和全国财政贡献的地方企业。 部门经理被反贪局带走 窝案事发,是从郭浪开始的。 延长石油集团炼化公司(下称炼化公司)是延长石油集团下属的专业公司之一,主要负责延长石油集团炼化生产和炼化项目建设任务,公司总部位于延安市洛川县交口河镇。 案发之前,郭浪曾担任炼化公司机动设备部经理。 2012年“五一”假期过后,炼化公司恢复正常上班,机动设备部经理郭浪却没有出现在办公室。 刚开始没人太在意,以为是他临时有事。后来,郭浪一直没有上班,甚至连公司的一些重要会议也缺席。 “这就不太正常了。”炼化公司党委工作部部长闫世斌向记者回忆,公司规定出差一般不超过半个月,而他已经十几天都没来了。 公司开始与郭浪联系,发现他的手机已经关机。找到其家人,才知道其家人也不清楚郭浪的去向,也在到处寻找。 很快,从西安传来消息:“郭浪被双规了。” 据悉,因涉及腐败问题,郭浪已于4月底被西安市检察院反贪局带走调查。 炼化公司工作人员向本刊记者介绍,现年40多岁的郭浪,是陕西关中人,已经在炼化公司工作了很多年。 早,郭浪在炼化公司下属的延安炼油厂工作,从热动力车间技术员干起,先后担任副主任、主任,后调任维修车间主任,之后被提拔为延安炼油厂机动设备科科长。 2005年11月,延炼公司组合成立后,郭浪被任命为机动设备部经理。 郭浪的妻子郭某,原来在延安炼油厂财务科工作,后来调到销售公司做财务工作。她有自己的油罐车,从事油品运输。 闫世斌告诉记者,郭浪在案发时已不是机动设备部经理了,2011年9月,因违反招标程序私自指定防腐公司,郭浪被公司下文免职了,“但会议还正常参加”。 消息说,导致郭浪被查的,正是其担任延安炼油厂机动设备科科长和炼化公司机动设备部经理期间的事,“主要是涉及工程招标、设备采购等方面的问题”。 “都是一条线上的” 郭浪被查后,炼化公司及延安炼油厂陆续有多名高管被西安市检察院反贪局立案调查。 记者从炼化公司及延安炼油厂获知:郭浪被查后,2012年5月初,炼化公司副总经理马永乐、延安炼油厂两位副厂长兰铁栓和郭志文也被带走调查,至今未归。 消息人士透露,这3人被查,是由郭浪牵出。 郭浪在延安炼油厂和炼化公司期间都主管机动设备工作,马永乐也是主管机动,郭志文管过机动,兰铁栓也管过机动,“都是这条线上的”。 据炼化公司有关部门负责人介绍,马永乐原来一直在延安炼油厂工作,先后担任技术员、催化车间副主任、主任,后担任延安炼油厂厂长。 炼化公司成立后,马永乐被任命为炼化公司副总经理,主管机动设备等方面工作。 兰铁栓在案发前主要在延安炼油厂工作,先后担任机动设备科副科长、科长,后升任延安炼油厂副厂长。 郭志文此前历任延长石油95项目指挥部施工员、技术员、机动设备科科长,之后一步步干到延安炼油厂副厂长。 4人窝案究竟涉及什么问题?记者在延安炼油厂、炼化公司以及延长石油集团等单位进行了多方了解,得到的答案并不一致。 延安炼油厂厂长柳荣漳告诉记者,两位副厂长被查,是西安市检察院办理的,具体是什么问题他也不清楚,听说是被举报了,跟郭浪的事是一起的,“可能是经济上的问题”。 炼化公司党委工作部部长闫世斌则表示,他听到的消息说,他们出事都是因为他们在延安炼油厂期间的事,当时郭浪是延安炼油厂机动科科长,兰铁栓是机动科副科长,马永乐是厂长,“好像与一些公司有什么纠葛”,后来,有人向纪检部门实名举报。 延长石油集团党委工作部部长薛占祥向记者表示,这个事情正在调查阶段,现在还没有结果,他也无法提供详细的情况。 对此,西安市检察院宣传处处长张柱军只说“正在侦查,尚无结论”。 承包商内斗举报 记者多方走访,获知有关4人窝案的部分情况。 延安炼油厂内部职工透露,他们4人涉及其中一个问题,是设备采购方面。 在郭浪任职延安炼油厂机动科科长期间,计划采购一套大型设备,价值亿元。厂家上门与郭浪等人洽谈业务,并给郭浪等人送了巨额好处费,商定了采购事宜。 而此事后来发生变卦,设备采购并未如期履行,郭浪等人收受的好处费也未及时退还,厂方一怒之下向上级举报,揭开了郭浪等人的违规违纪问题。 炼化公司内部职工则有另外的说法。延安炼油厂输油管道的防腐保温工程,是厂里维修维护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每年有巨额的资金投入,这也成为防腐公司生意争夺的焦点。 在一次防腐保温工程招标过程中,河南和安徽两地的两家公司展开激烈竞争,两方前期都向主管机动设备的郭浪等人送过钱。 招标结果出来后,一家中标,另一家出局,出局者事不如愿,开始举报,郭浪等人遂东窗事发。 在炼化公司有关部门,本刊记者听到了更为明确一些的说法:郭浪等人被查,是防腐公司内斗引发。 安徽省防腐工程总公司一直在炼化公司及延安炼油厂承包防腐保温工程,已经干了十余年之久。 这家公司平时在炼化公司及延安炼油厂有两位负责人,一个叫张宜勤,一个叫张壁,两人合伙承包工程,张宜勤早进入。 后来,因为生意问题,张宜勤与张壁产生矛盾,张壁成了大老板,而原本带领张壁入门的张宜勤被踢出局。 于是,张宜勤开始向纪检部门举报,把安徽省防腐工程总公司几年来向郭浪等人行贿的事和他知道的郭浪收受其他公司的钱物的事全部揭发,引起纪检部门重视,导致窝案事发。 纪检部门不仅查了郭浪等人的问题,也调查了这些公司行贿的事。有一些承包公司出现了主动失踪、逃避调查的情况。 10月22日,安徽省防腐工程总公司常务副总经理裴平海向记者证实,张宜勤和张壁原来是他们公司的,都是安徽萧县人,两人确实在延长石油那边合伙承包工程,后来之间产生矛盾后分开,“里面问题比较复杂”。 安徽省防腐工程总公司另一位工作人员明确告诉本刊记者,西安市检察院曾专程来到安徽他们公司调查,张壁也被西安市检察院带走了一个多月,出来后手机也换号了,至今联系不上。 另有消息显示,河南省四方防腐有限公司也与4人窝案存在关联,10月23日、24日,本刊记者两次联系河南省四方防腐有限公司,未获明确答复。 脆弱的利益链 几经周折,记者找到了炼化公司及安徽省防腐工程总公司工作人员提到的举报人张宜勤。 提起延长石油腐败窝案的事,张宜勤情绪十分激动:“是郭浪叫我去举报的,我只是为了讨回自己的公道!” 张宜勤向本刊记者介绍,他原来是做布匹服装生意的,后来认识了河南省郑州市煤气公司副总经理徐云鹏。1999年,经徐云鹏介绍,想做工程的他认识了时任延安市人大副主任白崇贵。经白崇贵与延安炼油厂领导打招呼,他又与时任延安炼油厂领导冯和平等认识。 然后,张宜勤找来同学张壁,与徐云鹏、白崇贵4个人合伙成立安徽省防腐工程总公司第四分公司,用安徽省防腐工程总公司的资质,到延安炼油厂承包防腐工程。 当时他们约定,张宜勤和张壁轮流承包,4人分红。每年工程造价超过100万元,每人分8%,不到100万元分7%。 合作初期,一切顺利,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产生了矛盾。用张宜勤自己的话说,“他们嫌我太实在,怕以后出事,就想把我踢出来。” 张宜勤说,通常,他们每年有300万元左右的工程量,但在他承包的2003年至2004年,工程量出奇地少,到了后期,根本拿不到工程。 后来他才知道,是他和郭浪之间产生了误会。别人告诉郭浪,张宜勤曾在外面公开宣称他给郭浪送过一万元,另外,张宜勤还想利用与领导的关系,把负责工程的郭浪换掉。 对此,张宜勤坚决否认,他说自己不会那么傻,送了钱还乱说,他更不可能要求换掉郭浪,“你想想,大企业的人事问题,咱算老几啊!” 另外,郭浪的弟弟郭浩曾找到张宜勤要求“一块儿干”,被张宜勤拒绝,张宜勤与郭浪的关系彻底决裂,这才导致他在延安炼油厂再也拿不到工程。 因为再也拿不到工程,张宜勤和张壁等人正式散伙。据张宜勤自己说,他们散伙时约定,以后只要谁还拿这个资质干活,都要给4人分红。 张宜勤认为,这些矛盾,都是张壁他们捣的鬼,原因是他们想踢开张宜勤,拉进郭浪入伙。后来的事证实了他的观点。 他因为索要2007年至2010年间的分红找到张壁,张壁让他找郭浪。郭浪十分愤怒地对上门的张宜勤喊:你找我啥意思,还想把我这份拿走?那是根本不可能的。说我分钱了,炼化公司X总也拿钱了,X书记也拿钱了,你去告我吧! 张宜勤找到炼化公司纪检书记郭志勇,将郭浪的说法原话转述,并将郭浪的问题予以举报。 举报后,上级来查了,炼化公司及延安炼油厂郭浪等人被查,张壁、白崇贵及徐云鹏都被西安市检察院调查。张宜勤自己也被检察院多次问询,核实相关事实。 采访中,张宜勤否认自己向上级纪检部门举报,他说他并不想牵连其他人,只是想讨回自己的公道。 不过,在炼化公司、延安炼油厂及安徽省防腐工程总公司,很多人认为张宜勤的做法“不地道”。 为了核实张宜勤的说法,本刊记者辗转拿到了张壁的电话,拨打以后发现已经停机。 多名高管正被调查 除郭浪等4人窝案外,在本刊记者调查期间,延长石油集团及下属子公司多名高管因涉嫌贪腐也正被调查。 来自延长石油内部人士的信息称,延长石油集团原副总工程师李兴、延长石油下属的延长油田股份有限公司原人力资源部部长袁克勤、延长石油管道运输公司原集输站站长曹世亮等人均被有关部门调查。 另外,还有包括集团退休高层在内的多名高管,也被有关部门叫去调查过,他们已回来了。 对此,延长油田股份有限公司宣传部部长何勤志向记者表示,集团原副总工程师李兴出事以后,因牵涉工程上的问题,当时跟他一起负责工程方面的人被叫去了解情况。至于是否有其他人涉案,何勤志没有明确说明。 延长石油管道运输公司工作人员告诉本刊记者,曹世亮原来是集输站站长和输油六处处长。被调查后,他的职位8月初被集团公司免去,他回来后就一直没有上班,看病去了。听说手续在人事部门。 对此,人事部工作人员解释,曹世亮的关系确实挂靠在这里,但他一天班也没上过,“我们都没见过他”。 根据工作人员提供的曹世亮手机号,本刊记者多次拨打,一直无人接听。 延长石油内部人士透露,李兴被查是因为其在负责延长石油西安和北京的基建项目期间的事,“也是经济问题”。 上述人士说,袁克勤和曹世亮,也是因为工程建设方面出了问题而被调查的。其他被查人员,都是工程建设或设备采购方面出了问题。 近几年,延长石油发生多起贪腐案件,有多名高管锒铛入狱。 2009年,西安市检察院反贪局曾查办过一起延长石油集团下属的西安延炼工贸公司和延长石油装备制造公司腐败窝案。 当年,时任西安延炼工贸总经理兼陕西延长石油装备制造公司经理郑玉琦因收受贿赂25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时任延炼工贸副总经理陈明因受贿24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时任延炼工贸办公室主任兼装备公司副经理张一帆因受贿141.5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时任装备公司副经理李钢因受贿64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 后来,陕西省纪委在谈到此案时提到,随着调查工作的深入,牵扯的人员增多,公司内部甚至出现“人人自危”的现象。在已移送司法机关10人的情况下,陕西省纪委建议集团公司召开职工大会,督促涉案人员主动交待问题、退出违法所得,给予从宽处理,避免了在公司内部产生“地震”,保证了公司正常运营,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此外,2001年11月,延长石油下属的企业丰源总公司副总经理郑大平,因肆意贪污公款324万元被延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 对于延长石油多名高管的接连被查,内部职工都表示惋惜和不解,他们都是一步步干起来的,想不通他们为啥要自毁前程,“中层的年薪是20万,高层的至少有30万,他们为何不满足?” 集体工们的诉求 与中层每年20万元的年薪相比,在延长石油下属单位,有些职工的年薪仅有一万多元。 延炼实业集团公司综合服务公司(下称综合服务公司),是延长石油下属的延长石油工贸有限公司的子公司,公司主要为炼化公司、延安炼油厂等单位提供油品装卸、卫生清扫、蔬菜供应等后期服务。 综合服务公司员工王亚平告诉记者,他们的员工身份不同,收入也相差较大。里面有正式工、家属工、集体工和临时工,干同样的工作,正式工每月能拿5000多元,而集体工只能拿1600多元。正式工奖金项目多,奖金高,也能参与分房;而集体工奖金项目少、金额低,也不能分房。 王亚平说,他们原来是集体企业,后被托管至延长石油工贸有限公司。如今,国有企业都改制了,“集体工”早就不存在了,他们却还未享受同工同酬的待遇。 59岁的综合服务公司成品车间职工张忠信告诉本刊记者,他现在每月能拿1700多元,而正式工是5000多元。他马上退休了,这么低的收入,又没有住房,十分担心自己的养老问题。 2012年5月,延长石油工贸有限公司下发《劳务派遣工作实施方案》,要对除了正式工以外的其他职工进行改革,施行劳务派遣制度。 此举引发集体工和家属工、临时工的强烈反对:本来身份没解决、收入就低,现在施行劳务派遣,工龄清零,大家感到更没保障了。 综合服务公司成品车间火车装油台职工关秋莲告诉本刊记者,本来他们是延炼公司的职工,后来被托管到工贸公司,现在又要劳务派遣,“离公司越来越远”。 8月中旬,综合服务公司开会学习调资方案,正式工每月平均涨资680元,而集体工只涨100元。集体工从8月20日开始,在公司门口集体要求解决问题。 关于集体工的诉求,延炼综合服务公司总经理鲍树雄向记者解释,这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 综合服务公司原本是延安炼油厂的下属单位,是为解决延炼后顾之忧而成立的。后来,延长石油集团公司重组以后,就被工贸公司代管,是国有企业(延长石油集团和工贸公司都是国有企业)的下属公司。 因为公司主要是安排职工家属、解决社会待业青年,是一个“高安置低工资”的集体企业,所以集体工的工资就较低,“但都在保障之上”。 对于集体工的身份问题,鲍树雄答复,公司将来到底是集体还是国有,延长石油集团到时肯定会定性。若定成国有,173名集体工就能完成身份转变;如果定成集体,可能就要与主业彻底剥离,“现在还没有明确信息”。 关于劳务派遣,鲍树雄说,延长石油集团公司已经明确答复:集体工不参加劳务派遣,但是,家属工和临时工必须参加。 鲍树雄介绍,集体工们的诉求,解决方案已经报上去了,上面正在研究,“这种现状有可能很快改善”。 灌溉设备价格
箱式无负压供水设备厂家
手机镜头套装
石雕牌坊厂家
冷却塔喷头
amt工业触摸屏
宝宝咳嗽怎么办
一岁宝宝发烧怎么办
小孩子发烧40度危险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